Ivvvvvvy

无题


高中三年一直住宿,所以其实每次离家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了。


今天赶着回宿舍大扫除,所以十点钟就想回校了然后在学校吃算了。收拾衣服的时候,粑粑突然说,不要那么快走啦,吃完饭再走啦。我就说不了不了。然后,擦鞋子的时候,粑粑又走过来和我说,吃完饭再走啦。如此了三四次。


突然间就有点感触。我爸耶,以前在家就是个大老爷啊,连洗碗都懒得洗的,现在居然三番五次地想煮饭给我吃。


大概叛逆期来的特别迟吧,高三的时候和爸妈吵的特别厉害。总觉得他们很死板,只管我的学习,却不会关心我的心情我的生活我的爱好。对哈他们爱的方式的确不是我想要的那样。他们会很严厉,会讲很多大道理,会板着脸说教,会拉不下脸对你说谢谢。


但是另一个角度看,他们又会默默地关心着自己。粑粑的记忆力不好,记不住我几班记不住我什么时候要出去补习,所以会三番五次的问我。麻麻会偷偷地把手机密码设成我的生日,会加很多家长群,即使在里面也只是潜水。默默地关注着中大的新闻和资讯,有时候和她聊天会感觉她比我更了解中大。


我的危险妻子有一集讲到,妻子做了一个手帐,把丈夫喜欢吃的料理都记下来了,还用五颗星来标明喜爱程度。其实麻麻何尝又不是这样,把自己喜欢吃的默默记在心中。喜欢吃海鲜,那就每次回家都煮虾和贝类给我。没有夸张到做一本很好看的手帐,但都在心里面记着。


哈哈其实都不知道为什么高三会和父母吵那么多,一回到家就那么压抑甚至有次小红约在办公室见面然后我就当着小红和父母的面哭了出来。高中和朱慧枝在床上滚过那么多次马杀鸡,却没有帮父母按摩几次。错过那么多的好时光,竟都没有停下来念念他们的好。


其实all of me是首情歌吧,可是当粑粑下楼去买菜,我一个人听着这首歌在家洗米煮饭,却莫名地很感动想要写字。


哎,那些中二的事情,都过去了吧。


即便如此

今晚也只能帮宿友马杀鸡


评论